台北 南港課後輔導課

課後輔導 台北 南港

羅德水: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教育績效?──談課後輔導與補救教學

為提升學生學習成效,教育部正在研議「國民中學課後輔導實施辦法」,規定各國中可於正式課程以外時間(上課期間不得超過下午5時20分,寒暑假期間以每日8時至12時為原則)辦理教學活動。

同樣是為了確保畢業生學習力,自103學年度起,教育部開始實施國中小學生成績評量新制,明訂「學生學習過程中各學習領域之成績評量結果未達及格基準者,學校應實施補救教學及相關補救措施」,另規定「七大學習領域」中至少要有四個領域總平均成績達丙等以上,才能領取畢業證書,否則,只發給修業證明書。

補救教學與補考機制都是為確保「12年國教」品質所實施的新措施,在「國民教育法」尚未完成修法前,官方又急於訂定「課後輔導實施辦法」,教育部想提升國教整體素質的用心,不言可喻。然而,日前卻有教師投書指控教育部「補考」政策過於倉促,學校根本沒有時間進行「補救教學」,於是,為美化學生成績,竟有主事者要求教師直接更改學生原始分數,情景猶如震驚美國的「亞特蘭大公立學校大規模作弊事件」。(註一)

著實不能小看本案,必須思考,面對以績效評價教育的社會氛圍,學校應該追求什麼樣的績效?又該如何看待國民教育的的本質與任務?

● 造假違反教育本質

或許就從補救教學與補考的關係談起。

「國民教育」旨在培養國民基本素養,「補救教學」目的是為提升低成就學生學習成效,「補考」則是檢驗補救教學後學生能力是否達標的測驗。

質言之,補考機制係為了鑑別低成就學生的學習力是否提升,如果是為了證明國中畢業生素質符合標準,反過來降低補考鑑別度以求提高通過率,根本就是本末倒置,至於為美化學校教育績效,直接要求教師更改學生原始分數一事,就更加等而下之,讓人不可思議。

這些異想天開的主事者心中想的或許是,提高學生原始分數,就可以同步降低參加補考的學生人數,這樣一來,不僅連「補救教學」的工夫都免了,又可對外宣稱學校辦學績效,可謂一舉數得,何樂不為?

然而,更改學生原始成績,或許可以混淆視聽美化學校績效,但能夠拿來證明國教品質卓著嗎?其實,「補考」甚至不該成為教育目的,一如正常教學活動為本,課後輔導為輔一樣的概念,對學習成效不佳的同學來說,有效的補救教學才是關鍵,對成績落後太多的學生而言,沒有進行補救教學的「補考」,基本上沒有意義。

● 嚴肅面對教育問題

主事者要求美化學生成績,反映了數字管理、績效掛帥的教育氛圍,然而,長期以來,台灣學校教育追求的不就是升學競爭力與排名?不談高教體系以績效、排名決定資源分配,不談國高中以考上明星學校的人數當作辦學績效指標,教育部回應各界對高中職辦學品質的方式,不也是大幅提高「優質高中職認證」的通過比例?

必須追問的是,衝高明星高中升學率?或是提高後段學生基本知能?何者比較符合國民教育宗旨?所謂學校辦學績效,應該以進入明星學校的學生人數,或是以對後段學生的補教教學成效做為指標?

真要提升教育品質,教育部門應該嚴肅面對學生程度的落差,面對學校甚至找不出補救教學時間的困境,而不是想方設法,甚至不惜造假以降低無法領取畢業證書的學生人數,然後對外宣稱12年國教後品質大幅提昇。

真要改變社會對明星高中的眷戀,讓家長相信「就近入學」是正確選擇,教育部應該承認各地高中職辦學條件確有落差,並積極提升社區高中職的品質,而非放寬標準、提高「優質高中職認證」的通過率。

國民教育的目的何在?學校教育應該追求什麼樣的績效?值得主事者深思。

● 揚棄績效主義  回歸國教本質

不必自欺欺人,學校教育的總體素質不會因為更改學生成績而提高,「12年國教」政策,也不會因為高舉「有教無類」、「因材施教」、「適性揚才」、「多元進路」、「優質銜接」等口號就取得成功。

面對學校要求教師更改學生成績的傳聞,我們不應諱莫如深,應該正視學校課程太滿,考試領導教學依舊,學生學習時間太長,低成就學生放棄學習等等現實,只有真正唾棄績效主義,唾棄形式主義,唾棄因循造假,嚴肅面對學生程度落差,回到確保學生基本學力的國教本質,學校教育才可能真正得到改變。

http://opinion.cw.com.tw/blog/profile/266/article/2631